首页 > 地方报导 > 内容

河北遵化市人民医院因误诊误治导致患者死亡

2020-09-10 18:46:13    来源:网络    

河北遵化市人民医院因误诊误治导致患者死亡

 

 

遵化市的柳先生哭泣着向记者讲述了在遵化市人民医院的遭遇,柳先生的妻子邢翠侠49因子宫肌瘤住院治疗,术后患者出现身体不适,医生告诉患者无大碍,属于普通炎症;618日遵化市人民医院还诊断为炎症,619日经唐山市妇幼医院诊断为癌症晚期,后经天津市肿瘤医院治疗,于201989日死亡;柳先生不解,患者已经到了癌症晚期了,遵化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还称无大碍,患者术后的多次复查,医生是真的没有发现癌变还是没有认真诊断。

(遵化市人民医院检查结果)

事情经过:

2018126,邢翠侠因子宫肌瘤被遵化市人民医院收院治疗;

20181210,翠侠在医院行腹腔镜下子宫全切+双侧输卵管切除术,另术中右卵巢见一直径约1cm黄体囊肿,即行右卵巢黄体囊肿剥除术;

20181215,经医院确认,邢翠侠出院。

2019110,翠侠因出院在家静养期间感觉下身不适并伴有疼痛感便到遵化市人民医院门诊妇科复查,在进行了真菌涂片检查、阴道分泌物检查、病理大体标本摄影、特殊细菌涂片检查等一系列检查后,医院告知无碍,只是手术做的有些墨迹不认真,为邢翠侠开具了复方甲硝唑阴道栓、代开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

2019311,因用药后未觉好转,且脐、腹周围隐隐发痛并触觉发硬,邢翠侠再次到医院妇科检查,医院为其做了彩超子宫附件(经阴道检查)、静脉采血、葡萄糖测定各种酶法,仍然告知只是妇科炎症,吃些药便可,为患者开具了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格列美脲片。

2019618日,因上述症状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严重, 又一次来到医院检查,经妇科检查、彩超子宫附件(经阴道)、静脉采血、肾功能检查,未能查出结果;

(唐山市妇幼保健院、低分化腺癌)

2019619,翠侠到唐山妇幼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为宫颈癌伴惨淡扩张积液,为癌症晚期。

2019624,邢翠侠在天津市肿瘤医院检查并治疗

201989,在治疗两个疗程后,邢翠侠在天津肿瘤医院病逝。

(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会诊、低分化癌)

柳先生觉得,由于遵化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的误诊、误治,直接导致了错失最好的诊疗机会直接导致了癌症转移以及病人的死亡。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轻微责任)

就此事柳先生曾多次先后到遵化市人民医院、遵化市卫生局、唐山市医学会讨要说法,最后唐山市医学会给出的结果是,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病例属于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

  柳先生对于这样的判断觉得有失公允,618日与619日一夜之间由炎症变癌症不能接受。并对医院提出三连问:

“一问:遵化市人民医院作为一个二甲综合医院,难道没有能检测出癌症的医疗设备设施吗?

二问:作为二甲医院的专业妇科大夫竟然不清楚癌症的病理特征和临床表现吗?不能对癌症患者进行一个清晰的判断吗?

患者做了至少两次病理,三次彩超,检查单已经明明白白地写着:残端处不均质回声区、盆腔积液,这已经是曲型的癌症特征了,医疗人员是视如不见还是根本不清楚癌症的病理特征和表现?

三问:遵化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基本的医德?三番两次的大量检查,患者用药后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加重,医院从没怀疑过自己可能存在误诊吗?哪怕是一点点的怀疑都没有吗?就这么放心地让患者一次次地以炎症治疗吗?

所以,就是医院的这种即无医术又无医德的行为,才导致患者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最终仅在确诊后两个月不到就撒手人寰。

柳先生讲述;“留给我们的无尽悲痛,我和妻子邢翠侠结婚将近三十年,从农村到城市,从瓦房到楼房,别人看到的是我们日子越来越红火,可这中间的苦楚、辛劳、委屈,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她为我、为孩子、为家庭的付出,镌刻成了她脸上的皱纹和逐渐增多的白发,本想着日子好了,孩子大了,我们一起慢慢变老,补上我的亏欠,和她一起游山玩水,看着孩子娶妻生子,也像别人一样听见孩子喊我们一声爷爷奶奶......可这些终究是不出会现了,她走了,未来得及看看她儿媳妇什么样,也无法参加有人叫她一声婆婆的婚礼,更无法享受她的弄孙之乐。

妻子走后,我以为我作为一个男人能扛下所有,毕竟我们还有两个孩子,我以为我能骗过自己,可是身体骗不了,我开始腹部不适、恶心、失眠、焦虑抑郁,经过北京协和医院诊断,我属于精神性的抑郁,是遭受重大精神打击后的身体应激反应。

大儿子知道情况后,毅然放弃了在国外的机会回国照顾我,我有心劝他回去,不想他放弃大好前景,可是我知道,他是照顾我,也是给自己疗伤,他失去母亲的痛苦也需要时间慢慢疗伤,二儿子当初响应国家号召当兵入伍,在得到母亲病逝的情况后,坚决要提前退役,是我强忍着悲痛到部队,在和部队领导的再三劝说下才使他继续服兵役,可是我能理解,不管多大,对于孩子来说,只要有母亲,他们还能做个孩子,可是现在,他们只能把自己伪装成大人,把悲伤藏在心底,可是,这样的悲痛,又需要多久才能愈合呢?即使愈合,这留下的疤又拿什么抹掉呢?这样的精神创伤又是金钱能弥补的吗?”

9.9日上午,记者来到遵化市人民医院,一位姓张院长接待了记者,张院长对柳先生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对柳先生提出的误诊不认同,张院长称,医院会尊重唐山市医学会的判定标准,该医院承担的医院一定会承担,同时还拿出了唐山市医学会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分析意见显示,根据医患双方提供的材料及现场陈述、调查,专家鉴定组经充分讨论,分析如下

1.根据现有材料,患者子宫平肌诊断明确,后经天津肿瘤医院会诊结果一致,医方对子宫肌瘤的诊疗符合临床诊疗规范。

2. 患者术后复查情况及病情(根据病历记),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对患者病情考虑不够全面,对恶性肿的诊与治疗存在一定时间延误,在现有医疗技术条件下,该肿瘤为恶性肿,恶性程度高,进展快,治疗效果差,预后不良,与导致患者不良后果密切相关。

3. 者严重不良后果绝大部分由肿缩本身有关,医疗过失行为起轻微作用,

 

采访结束记者认为,医患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是对立的。患者罹患疾病,医生帮助患者,双方应当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而不是互相仇视的敌人希望医院和患者能够各退一步尽快的解决好问题。

 

 

编辑:胡潼

上一篇:河北省重点项目建设暨经济运行调度视频会议在石家庄召开
下一篇: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到大兴顺义调研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 法制调查-法制与社会 © 2005-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