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阅览 > 内容

权力的魔杖让他贪了1000万
发布时间:2018-10-2 8:09:46   来源:法制头条   点击:

   1998年至2016年,是杜敏在官场叱咤风云的18年,也是他拼命敛财的18年,先后受贿达1000余万元。他59岁时,原本以为可以坐拥千万,安度晚年。孰料,离退休还有一年,他落马了。杜敏不仅自己身陷囵圄,还气死了老母亲。
   2018年2月6日,犯受贿罪的杜敏,被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35岁当上省城副局长,父母以他为傲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杜敏就是这样一个“穷人家的孩子”。1957年10月8日出生在云南省昆明市一个普通农家的杜敏,从小家境清贫,家中兄弟姐妹不少。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他没读多少书,17岁就开始工作赚钱了。
   杜敏工作勤奋,办事认真,加上好的机遇,一路从路南(石林彝族自治县旧称)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当上了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坐上副局长的位置时,杜敏才35岁,可谓年轻有为,备受上级领导器重。40岁出头之后,杜敏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先后当上了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昆明市副市长、昆明市公安局局长……
   杜敏成了杜家的光荣,父母以他为傲,让兄弟姐妹向他学习。
   官当得越大,面对的诱惑也就越多,越需要有一颗坚定的心。然而,40多岁的杜敏,就开始在这条路上迷失了自己,忘记了初心。
   在昆明当地经营一家家族企业的小老板杨贤宇,是最早给杜敏送好处的老板之一。1993年中秋节,杨贤宇给杜敏一个信封,里面放着4000元现金。当时的杜敏,在受贿之时还会有些“脸红”,把信封推来推去一番,直到杨贤宇把它强行塞进他的西服口袋里,杜敏才收下。1994年春节,杨贤宇到杜敏家登门拜访,送上各种礼品的同时,又塞给杜敏一个放着4000元现金的信封。杜敏这回自然多了,寒暄客气一番,信封也就不动声色地收下了。
    之后的数年,杨贤宇每逢中秋和春节,都会按时送上一个信封,里面的现金,随着杜敏的官越做越大,而越来越多。1999年中秋节,杨贤宇信封内的现金,已“涨”到了1万元。
    1999年9月,杨贤宇的哥哥杨先锋办了一家运输公司。杨贤宇向杜敏开了口,杨先锋想承揽一家公司的烟叶运输业务,希望杜敏帮忙。
    杜敏二话不说,当场答应,很快就帮杨先锋牵成了这条线。那些年,杜敏先后收到杨贤宇赠送的15万元现金。
    其实,逢年过节给杜敏“上供”的,远不止杨贤宇一人。在昆明当地做电力工程的钟老板,从1999年中秋节开始给杜敏送出一个5000元红包后,就成了杜敏的另一个“财神爷”。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钟老板似乎遇到什么事,只要给杜敏打一个电话,就能“永保平安”。2010年,钟老板公司的车子通行遇到麻烦,杜敏帮他办理了3张临时入城通行证。2011年,杜敏把时任昆明供电局局长介绍给钟老板,口口声声嘱咐局长:“钟老板是我兄弟,以后他需要什么帮助,你尽量帮忙。”
    不仅如此,杜敏还帮钟老板找“客户”,向很多房地产老板打招呼,让他们把电力工程交给钟老板做。这些项目,给钟老板带来数千万元的利润收入,给杜敏的红包,也在2006年之后“涨”到5万元一个,而除了逢年过节,杜敏生日之时,钟老板也会“贴心”地准备礼品和一两万元的红包。
    事实上,只要有好处拿,杜敏连“芝麻小事”也愿意管。2006年至2008年,昆明市公安局要求派出所辖区内各珠宝店都要安装报警和监控装置,由派出所统一安装。昆明一家珠宝连锁店李光明老板,觉得派出所装的速度太慢,给杜敏打电话。时任昆明市公安局局长的杜敏当场发命令,要求派出所加快速度,给李光明的所有连锁店装好报警和监控装置。
     李光明的一个电话怎么这么“灵”?堂堂一个公安局局长竟然管上了监控这等琐事。其实,李光明从2004年开始,就每年给杜敏“上供”了,节日红包不用说,平日里的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更是少不了。2008年,杜敏去广东省汕头市招商引资,识时务的李光明更是全程陪同,妥善安排。在高档宾馆里,李光明送给杜敏两万元:“杜局长,你在汕头看中什么,想买什么,随便花,不够我这里还有。”
杜敏看着点头哈腰的李光明,接过这沓现金,感到十分满足。
 
“读书”只是为了能扎进“老板堆”
   2008年,杜敏到长江商学院读EMBA课程,可谓是一头扎进了“老板堆”里。杜敏读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在意的是结交上什么老板、总裁,他们如何为自己所用,如何创造“财富”。
   云南一家商贸公司的董事长赵信,就是杜敏结交上的一个“同学老板”。自2008年12月相识后,两人关系“亲如兄弟”,几次接触后,两人变得“如胶似漆”。
   杜敏每次从云南前往北京就读EMBA课程的往返机票、高档酒店住宿等费用,都是赵信出的。一年到头大大小小的节日,赵信的红包一次比一次大。善于交际的赵信,在和杜敏交往的两年里,迟迟没有开口请托他办事,只谈“兄弟情”。
   直到2010年,赵信才出手。他的公司想租赁昆明市官渡区一块地,建造仓库,但必须要“有关系”才能租,赵信想到,杜敏的儿子小杜在做酒水生意,如果拉着小杜一起建仓库,说不定就能让杜敏出面协调此事。
   在赵信的精心筹划下,杜敏爽快地出面,帮他拿下了这块地。仓库建造起来了,赵信拉拢杜敏一起入股。
   杜敏早就听说投资仓库能赚钱,就给了赵信100万元,占仓库的40%股份。赵信建造的仓库,很多地方都超出了规定,属于违规建筑。
   2010年8月,官渡区城管局、国土资源局先后要求赵信的公司拆除违法建筑。赵信找杜敏出面,把事情暂时压了下来。
    一年后,官渡区国土局将赵信公司违法用地的案件,移交官渡公安分局。在杜敏的高压态势下,官渡公安分局没再过问此案。
   2011年11月,为感谢杜敏的帮助,脑子灵活的赵信把之前杜敏投资的100万元,打回到杜敏的银行账户内。
   就这样,杜敏在仓库没有投资一分钱,却从2012年开始,陆续收到仓库盈利的分红。每一笔分红的数目都相当可观,共计680万元。杜敏的钱包鼓了起来,儿子小杜也分了一杯羹。那些年,小杜使用赵信的仓库,用作办公场地和囤货,应支付的35万余元的租赁费,全免了。
   杜敏感觉,赵信这个朋友真是没白交,粗粗一算,他至少从赵信身上拿到了730余万元的好处费。
   贪腐之路越走越“宽”的杜敏,常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恨不得自己变成一个“千手观音”,能同时捞更多的钱。为了让自己的“手”多一点,杜敏把妻子和弟弟等亲戚,都发展成了自己贪腐的左膀右臂。
   杜敏的弟弟杜杰,为了帮哥哥敛财,更是像长了“火眼金睛”,一眼就能辨别出这块“肉”肥不肥。沈建忠是昆明当地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2007年秋天,沈建忠组了个饭局,有朋友介绍他认识了杜杰。得知杜杰是当时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的弟弟,沈建忠有意攀附。而杜杰看到沈建忠在饭局上出手阔绰,点的菜都是鲍参翅肚,觉得他身上应该有肥水可捞。
    2008年1月,临近春节的一个饭局上,杜杰把沈建忠引荐给哥哥杜敏。吃饭前,沈建忠暗示杜杰:“见了你哥哥,我要不要表示表示?”杜杰暗示性地说了句:“那就看你自己的了。”
   吃完饭,沈建忠向杜敏递上一个装有两万元现金的信封。杜敏的眼角瞟了一眼,然后给弟弟使了个眼色。杜杰接过信封,装进了包里。
之后,沈建忠给杜敏送礼品、现金,一般都是通过杜杰。沈建忠心里明白,这两兄弟谁都不能得罪,所以每次送东西,都会准备一模一样的两份,就连红包的现金,数目也是一样的。
   2009年,沈建忠的公司十多辆货车要办理通行证,但按照相关规定,他只申请到两张通行证,且只能是固定车辆使用。这就意味着,很多货车不能进行运输,沈建忠的生意大受影响。为此,沈建忠找杜敏帮忙。杜敏向当地交管部门打了招呼。沈建忠很快拿到了两张流动性临时入城通行证,这两张通行证,可以放在他公司的任何一辆货车上使用,不受车牌限制。
 
如此“夫唱妇随”,来钱稳准快
   2011年1月,杜敏被任命为云南警官学院书记。这一年,他和妻子顾琴,夫唱妇随,联手打了“漂亮的一仗”。顾琴在做太阳能工程生意,在一次跟着丈夫出席的饭局上,她认识了云南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陈栋。回家后,顾琴和杜敏几乎商量了一个通宵,想出了一个捞钱的办法。“你把手里的太阳能工程给我老婆做吧,或者你和我老婆合作,成立一个生产太阳能设备的公司。”杜敏向陈栋提出这个要求时,陈栋还没请求杜敏帮过什么忙,但杜敏心里有把握,凭自己在当地的权力和人脉,完全有威望能够压住陈栋,让他乖乖听话。就这样,陈栋和顾琴合作成立公司,公司的注册资本为500万元,按最初协商好的,顾琴出资255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1%,陈栋出资245万元,占注册资本的49%。然而,如陈栋所料,杜敏夫妇并没有那么爽快地把钱拿出来。“我没什么经验,怕做不好公司,这么多钱都白投了……”顾琴对陈栋说。陈栋知道,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反悔,以后在云南当地的生意肯定不好做,他一咬牙,同意500万元的注册资本完全由他出。
之后,顾琴又提出:“我家老杜说了,我的255万元,你用现金的形式给我,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难处,我家老杜都会帮忙的。”
拿现金,也是顾琴和杜敏商议的方案,他们觉得只有拿现金,才会不留痕迹。
之后,顾琴又向陈栋提出要求,说这家公司必须在上海成立,然后在昆明投产一条太阳能设备生产线。2011年8月16日,如顾琴所愿,她和陈栋在上海市登记成立了一家新能源公司。
公司成立后,陈栋请杜敏夫妇吃饭庆祝,杜敏当着陈栋的面,对妻子说:“陈总支持力度很大,做事要好好做,别辜负陈总的一番好意。”
“我怕做不好,万一亏了,不好向陈总交代。”顾琴假装一脸担忧。杜敏说:“太阳能这点投资,亏就亏了,别有什么压力。陈总为人大气,值得相处。”
转身,杜敏拍着陈栋的肩膀道:“兄弟,大家就是一家人,有事尽管开口。”陈栋没说什么,拿起酒杯,53度的茅台酒,一口就给闷了。
让陈栋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出资500万元,只是在上海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公司成立后,由于顾琴的把控,公司根本没有进行实际的经营,顾琴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了昆明投产的一条太阳能设备生产线上。说是生产线,其实也是一家公司,陈栋的500万元,也被拿来投在了昆明的这家公司里,而公司的法人代表,顾琴则写上了自己母亲的名字。
尽管如此,陈栋还是不想因为500万元得罪杜敏夫妇。有了这一层交情,杜敏对陈栋可谓有求必应,每次陈栋的生意遇到麻烦,杜敏都会及时帮忙解决。同时,杜敏还给陈栋引荐了昆明市供电局、云南省工商银行等领导,让他们给他的生意“开绿灯”。
平日里,陈栋经常邀约杜敏夫妇吃饭、喝茶,少不了送现金和礼品。2013年春节前,陈栋和杜敏在茶室喝茶时,拿出一个装有5万元的牛皮纸袋。杜敏边把牛皮纸袋塞进公文包,边笑着说:“兄弟,这回整多了。”
2015年12月,杜敏转任云南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虽然岗位不同了,但一个“贪”字却始终不离他左右。
杜敏的“胃口”越来越大,一两万元已不放在眼里,只有5万元以上的红包,眼皮才会眨一下。谁也无法估算,要不是2016年3月杜敏落马,他会变成一个怎样的“大胃王”。
杜敏落马后,他的妻子和弟弟都相继接受调查,并受到了法律制裁。他年迈的母亲接受不了曾经光耀门楣的儿子变成阶下囚的事实,气出了病,没多久就去世了。而80多岁的父亲也因为儿子犯法,心情抑郁,一病不起。
接受组织调查后,杜敏非常后悔,他写下一封《忏悔书》:“就我而言,一个正厅级干部,组织已经给予自己很多了,应该知足感恩才是。可是,在错误意识和错误认识的指导下,在所谓的好朋友、好兄弟的鼓动下,在赞歌声中,一步步迈进监狱。我是把他们当兄弟看,作为兄弟对待,可现在看来,他们从一开始就有选择地接近我、结交我。每年春节、中秋节都给我送礼金,都是有目的的,我就是这样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被拖下水的。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人家送礼金是因为我坐在这个位子上,是因为我手上有权力,是想得到我的关照,是想从我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获取更多的回报。为什么他们不去送给一般的人,而专门送给我?这么一想一看,一切就清楚明白了。都是权力这个魔杖在起作用,人家看中的是我手中掌握的权力。认识这样的朋友,交了这样一些‘好兄弟’,难道不是人生的悲哀吗?所以我感叹:交错朋友,注定必犯大错。悔啊,悔!”
(文中杜敏系实名,其余为化名)

编辑:江涛

上一篇:律师庞鸿斌:执业26年 个案成就金字口碑
下一篇:喝酒致死悲剧,同饮者为何有的担责有的无责?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头条-法制与社会【fztt.fzyshcn.com】© 2005-2019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