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内容

余华:我们像两张放在一起的照片, 一张彩色的, 一张黑白的
发布时间:2019-8-5 18:51:59   来源:网络   点击:

我是一个渔夫。       ” 塞缪尔·费舍尔说, “余先生, 请你给我讲讲中国的捕鱼故事。       ”  

这时候我们坐在巴德伊舍的河边, 仰望河流对面静止的房屋和房屋后面波动的山脉。夏日午后的阳光从山脉那边照射过来, 来到我们这里时,阳光全部给了我的这一边, 塞缪尔·费舍尔那边一丝阳光也没有, 他坐在完全的阴影里。我们中间的小圆桌上呈现出一道明暗分隔线, 我这边是金黄色的, 塞缪尔·费舍尔那边是灰蓝色的。   

     我说:“费舍尔先生, 我感到我们像是两张放在一起的照片, 一张是彩色照片, 一张是黑白照片。”        

 他点点头说:“我也感受到了, 你在彩色里, 我在黑白里。”我用防晒霜涂抹了脸部, 然后递给他, 他摆摆手表示不需要。我看看他坐在宁静的灰蓝色里, 心想他确实不需要。我戴上墨镜, 向着太阳方向眺望, 发现蓝色的天空里没有一丝白云。根本就没有云层遮挡阳光, 为何我们这里却是明暗之分?我喃喃自语:“真是奇怪。”      

   塞缪尔·费舍尔洞察到了我的想法, 他淡然一笑:“余先生, 你还年轻,到了我这把年纪, 什么奇怪都不会有了。

   “我不年轻了。”我说。

   塞缪尔·费舍尔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手指说:“我在你这个年纪时, 易卜生和豪普特曼正在我的耳朵边吵架。”

   “费舍尔先生, ”我说, “如果你不介意, 能告诉我你的年龄吗?”

   “不记得了。” 塞缪尔·费舍尔说, “就是一百五十岁生日那天的事, 我也

忘记了。”

   “可是你记得S. Fischer出版了我的书?”我说。

   “这是不久以前的事, 所以我记得。” 塞缪尔·费舍尔继续说, “不过, 我忘记了是巴尔梅斯, 还是库布斯基告诉我的。抱歉的是, 我没有读过你的书。”

   “没关系。”我说, “巴尔梅斯和库布斯基读过。”

   “给我讲讲你捕鱼的故事吧。” 塞缪尔·费舍尔说。

   我说:“我做过五年的牙医, 可以给你讲几个拔牙的故事。”

   “不, 谢谢!” 塞缪尔·费舍尔说, “你一说拔牙, 我就牙疼。或许巴尔梅斯和库布斯基会喜欢, 可我喜欢听捕鱼的故事。”

   “或许, ”我接过他的话说, “托马斯·曼和卡夫卡他们可以给你讲讲捕鱼的故事。”

   “他们, ”塞缪尔·费舍尔嘿嘿笑了, “他们就想和我玩纸牌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输了不给我钱, 而我赢了还要给他们钱。”

   塞缪尔·费舍尔看着我问道:“你喜欢玩纸牌吗?”

   我说:“有时候。”

 “什么时候?”

“和巴尔梅斯和库布斯基在一起的时候, 也是我输了不给钱, 他们赢了还要给我钱。”

 塞缪尔·费舍尔又嘿嘿笑了, 他说:“作家们都是一路货色。”

 我惊讶地发现塞缪尔·费舍尔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而且没有一丝外国人的腔调。如果不是看着他的脸, 我会觉得是在和一个中国人聊天。我说:“费舍尔先生, 你的中文说得真好, 你在哪里学的?”   

 “中文?”塞缪尔·费舍尔摇摇头说, “我从来没有学过。我倒是见过, 中文是很神秘的语言。” 

 “你现在说的就是中文。”我说。  

 “我一直在说德语。” 塞缪尔·费舍尔认真地看着我, “余先生, 你的德语说得不错, 像一个地道的法兰克福人。” 

 “不!”我叫了起来, “我一直在说中文, 我根本不会说德语。”   

 在巴德伊舍的这个下午, 奇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塞缪尔·费舍尔说出的德语来到我这里时是中文, 我说出的中文抵达他那里时是德语。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就是在梦中也没有过。

 “真是奇怪, ”我感叹起来, “我说中文, 你听到的是德语;你说德语,我听到是中文。”

 “你们这个世界里的人总是大惊小怪。”塞缪尔·费舍尔用手指的关节轻轻敲打着圆桌灰蓝色的那一面, 表示这个话题结束了。随后他再次说:“我是一个渔夫, 给我讲讲你的捕鱼故事。”

 “好吧。”我同意了。

 01      

我首先向塞缪尔·费舍尔说明, 我要讲的不是渔夫的捕鱼故事, 也不是牙医的捕鱼故事, 而是一个中国孩子的捕鱼故事。

 那是文革时期, 我正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成长, 一条小河从我们的小镇中间流淌过去。小河里没有捕鱼的故事, 只有航运的故事, 捕鱼的故事发生在乡间的池塘里。当时我家还没有搬进医院的宿舍楼, 还居住在一条小巷的尽头。我在夏天早晨打开楼上窗户看到的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几个池塘散落在那里, 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仿佛是田野的眼睛。我们小镇四周的田野里有不少池塘, 夏季常常没有雨水, 干旱的稻田就需要池塘里的水来灌溉。

编辑:不详

上一篇:河北大学生申请资助 这三个问题要掌握
下一篇:贾平凹评价路遥,为啥说他是出色的政治家?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头条-法制与社会【fztt.fzyshcn.com】© 2005-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