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内容

栾强系铃未解铃 科级干部生命被套上两道枷锁
发布时间:2017-12-23 18:33:30   来源:网络   点击:

憋闷!无助!孤独!寂寞!绝望!整整3000个日夜,就好像被人用胶带封住了口鼻,头上套着黑色塑料袋,可以活动的双手确无力把它们取下来。2009年,时任胜利油田驻济南办事处主任,可以说事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可是一天,一次记者招待会,一个科长的命运被瞬间改写,从此前途断送,政治生涯被判死刑,社会关系断绝,背负巨额债务和精神崩溃。

——潘石

至今难忘,余音萦绕。2009年,在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宣传部组织《人民日报》等媒体记者召开的记者会上,时任物资供应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栾强,就济南办事处改制重组工作,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的专题讲话中:

(以下内容来自现场录音)

1、栾强说:就是作为潘石本人,我们组织上可以说已经对他失去信任了。这是其中的不改制当中的一个原因,这个事情我今天可以说出来。

枷锁一:组织对我失去信任。

是哪级组织?什么形式作出的?组织对潘石失去信任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是什么?

2、栾强说:这个事处里不知道任何情况下,自己注册了资金。他这块注册这个公司处里是不清楚的。他注册公司也没请示我们,也没有经过我们同意。这个50万就交给潘石了,这个账不交给我们了,我们也不清楚。他(潘石)就是违纪违规了。

枷锁二:(潘石)就是违纪违规了

事实依据是什么?栾强身为物资供应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在媒体大众公开场合,对属下干部发表这类讲话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记者会后至今,我向组织反映情况,针对组织信任问题,违纪违规问题,收了50万的问题要求举证。八年来在孤独和寂寞中求生,被同事、同学、朋友和同乡误解,都有意躲着我;更大的折磨是油田方面切断了我和手下员工的经济来源,之后的5年里油田没有给我和手下员工发过一分钱,为了自己活着以及家人孩子生活,也为了手下员工家庭生活,不得不向至亲好友借钱,如今债台高筑,多重打击致使精神重度抑郁。

岁月如梭,而我想要的真相至今还无结果。2017年8月2日,在朋友的一再鼓励下,我决定向中石化胜利油田党委书记杨昌江提交《实名举报信》,要求胜利油田党委对栾强栽赃、诬陷属下干部的行为,依法、依纪严肃处理。

栾强身为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是胜利油田党委任命和管理的干部,也是胜利油田党委给予他的权力。虽然栾强是杨昌江书记在任胜利油田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期间,由胜利油田党委任命为物资供应处纪委书记的。但是,我们坚信国家干部绝对不会因此而袒护栾强,一定会依法依纪严肃查处,一定会为我伸张正义,洗清我蒙受的“不白之冤”。

祈求得到公正的回应,胜利油田勿要一直置若罔闻,“捂盖子”、“护犊子”,我行我素,包庇纵容、推诿不管。官那么大,事那么多,一个跪求8年的公开道歉,曲终人散终未来,泪满襟。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

上一篇:李克强:各级工商联要努力为企业排忧解难
下一篇:教育部:全面取消"省级优秀学生"等高考加分项目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头条-法制与社会【fztt.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